番外6:迷仙谷
字号:
上一章
下一章

小说看累了,来玩变态手游吧,送满vip,上线既是大佬[点击访问]

(防/盗章节,正文早上六点半后更新)极西之地,无边沙海之内。

无边沙海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以沙为海,无边无际。

沙海环境恶劣,当中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极少,仅有少数一些沙漠绿洲可容人类居住生存。

玉泉湖便是无边沙海中少数一些可供人居住的沙漠绿洲之一。

绿洲东西长一百余里,南北宽七十余里,东高西低,东面有山名玉泉峰,山高数百米,其上树木林立,云雾缭绕,山下便是整个绿洲的生命之源——玉泉湖。

玉泉湖面积十几平方公里,湖水源自一条地下暗河,水量极大,水质清澈甘甜可直接饮用。

玉泉湖绿洲上千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十来万人类,无数鸟兽,全靠这一湖清水供养。

而玉泉周氏,便是玉泉湖绿洲的主人。

当初第一个发现玉泉湖绿洲的人,便是玉泉周氏的老祖周玉泉,如今这绿洲上生活着的十来万人类,也尽是和玉泉周氏沾亲带故的周氏族人。

玉泉周氏乃是修仙家族,其老祖周玉泉,师承修仙门派“黄沙门”,两百余年前自门派中请辞而出,于玉泉湖绿洲建立玉泉周氏,如今已历七代。

时至今日,周氏老祖周玉泉早已坐化,然玉泉周氏经过两百余年发展,如今已经是一个拥有一名筑基修士,数十名练气修士,十余万附庸凡人的强大修仙家族。

普通周氏族人主要居住在玉泉湖绿洲三座小镇上,或耕种田地,或放牧牛羊,过着自给自足的无忧无虑生活。

而周氏家族的修仙者们,则是统一居住在灵气浓郁的玉泉峰上。

玉泉峰本身便是二阶上品的天然灵脉,经过周氏家族两百余年培育后,如今已然晋升为三阶中品,可供数名筑基修士与上百名练气修士修行。

周阳,便是玉泉周氏第六代“元”字辈修士。

玉华明光,玄元广通,福泽荣盛,万世长青,这十六字辈名号,便是当初玉泉周氏的创建者周玉泉亲自拟定。

周氏族人,唯有检测出灵根,具备修行资质后,方可列入族谱,死后灵牌入宗祠受后人香火供奉。

玉泉周氏“元”字辈族人共有十五人,周阳排行第九,但是若论修为,他却是十五人中的第一人。

此时他这位周氏一族内颇有名气的“小天才”,正双目紧闭的盘坐于玉泉峰山腰处一个天然山洞内,手捏法决,全力以赴的运转功法吸收炼化着洞内蒸腾的乳白色地脉灵气。

地脉灵气乃灵脉与地脉结合孕育的一种精华之气,对于低阶修仙者冲关破境有奇效。

不过地脉灵气孕育困难,只在一些地脉与灵脉交汇的特殊地方才能孕育而出,整座玉泉峰只有周阳此时所在的“玉阳洞”能够孕育。

而“玉阳洞”内孕育的地脉灵气,每十年产生的量才能供一名练气期修士突破,而且只对练气七层以下的修士有效。

是以,周氏数十个练气期族人,只有少数一些特别优秀的族人,才能在练气期之时使用地脉灵气进行突破。

周阳能够使用“玉阳洞”进行突破,当然与他“元”字辈第一人的身份有关,否则便是他父亲是玉泉周氏的六长老,这十年一开的“玉阳洞”,怎么也轮不到他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来使用。

要知道,周氏族内那数十个练气期族人里面,可是有好些人等这个机会等了一二十年了呢!

此刻,周阳手捏法决盘膝而坐,呼吸均匀的一吸一吐,每次吸气间便有乳白色地脉灵气化作两条雾气灵蛇从其鼻孔钻入,被他炼化成自身法力。

这样当洞内的乳白色地脉灵气数量降低到不足三成之时,周阳紧闭的双目忽然一睁,一头及肩长发无风自动的在身后飘舞了起来,气势比之先前猛增了近乎一倍。

只见他长身而起,满脸欣喜的喃喃自语道:“终于突破了,练气六层,地脉灵气果然名不虚传,这一下起码帮我节省了至少三年的时间!”

十七岁,练气六层,这等年纪这等修为,便是在黄沙门那样的修仙门派之中,也只有少数一些拥有上品灵根的精英弟子能够达到。

而周阳的灵根资质,其实只是中等品质。

“族长说我可能身怀某种特殊宝体,是以修行速度才能远超同资质修士,可惜宝体检测困难,只有黄沙门那等大派才能通过秘法检测而出。”

“我周氏虽然是黄沙门附庸,但是要想请动黄沙门帮忙检测宝体,根本不可能,除非是我愿意加入黄沙门!”

“可是一旦加入黄沙门,便要受黄沙门的门规约束,而且头上一下子就会多出无数能够对自己吆来喝去的师门长辈,哪有我如今在族内来的舒服?”

“哼,有道是宁为鸡头,不为凤尾,黄沙门家大业大,上品灵根的天才每代都不缺,我即使身怀宝体,去了黄沙门也不过是一精英弟子,享受到的好处,未必能有如今在周氏族内这么好,至少这里那些长辈们都盼着我将来筑基成功,光大门楣,都是一心一意的为我着想。”

“再说了,只要我筑基成功,宝体便会自然觉醒衍生出宝体神通,到时候自然就知道自己身怀何种宝体了。”

周阳不是一般人,他乃是一个灵魂来自地球世界的重生者,比普通人要多出二三十年的前世记忆。

虽然这二三十年的前世记忆,因为世界环境大不相同的原因,大多在这个仙侠世界无法用上,但是其中一些为人处世的方法、经验、道理,却是放之万界皆可用的东西。

旁人只看见黄沙门威风显赫,内有金丹老祖坐镇,外有数十个如玉泉湖绿洲这般的沙漠绿洲附庸供奉,各种功法宝物都不缺少,削尖了脑袋都想加入其中成为其中一员。

却不知道,门派福利待遇虽好,规矩也同样森严,一入门派,便是身不由己,普通练气期弟子每年都要完成门派强制分派的任务,一旦不能完成任务,轻则停止发放福利待遇,重则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并且门派中拉帮结派严重,低阶弟子们为了在门派高层面前表现自己也好,为了在争夺某些灵地使用权也好,都是卯足了劲头的打压竞争对手,竞争很是激烈。

周氏老祖当初便是黄沙门一名筑基期修士,关于黄沙门的情报,族内典籍都有记载,因此但凡是周氏族人,除非是那些本身灵根资质不行又想拼一把的人,不然根本没人愿意去当黄沙门弟子。

周阳前世便很厌倦那种办公室争斗,这辈子好不容易拥有了摆脱那种争斗的机会,当然不会让自己再陷进去。

是以他早就打定了主意,此生即便是大道无望,长生无望,也绝对不愿意再过那种整天勾心斗角的生活。

先天,练气,筑基,紫府,金丹,元婴,渡劫,返虚,合道,此乃修行九大境界,要想求得真正的长生不老,唯有成为身合大道的合道天仙才行。

然而据周阳所知,自从这方世界有修仙者以来,便没有听说过有谁真正长生不老,关于九大修行境界的划分,也不过是传说中的天外仙人所传,没有得到验证过。

是以对于九成九的修士们来说,拥有千载寿元的金丹期修士,就是他们修行的最高追求了。

如此,也难怪他不愿意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长生传说,委屈自己去参与那些勾心斗角之事。

修行也是修心,既然本心不愿参与到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中,周阳当然要选择遵从本心行事。

刚突破境界,心神激动想得有点多,周阳隔了好一会儿才压下心中的杂乱想法,看向洞内剩余的那些乳白色地脉灵气。

“虽说每次玉阳洞开启,里面的地脉灵气都可以尽情吸收,但是我既然已经成功破境,再吸收这些地脉灵气也不过帮我稳固一下境界,作用并不大。”

“如此,还不如保留这些地脉灵气,让下次玉阳洞开启的时间提前几年,惠泽其他族人。”

涸泽而渔不可取,地脉灵气产生不易,单纯用来提升法力修为实在太过浪费,周阳既然一心决定留在族内发展,当然不会做出这种损公肥私的恶事。

他心中有了决定,当即便打开洞门走出了山洞,跟守在外面的家族长辈说明了情况。

“玉阳洞”乃是周家重地,常年都有家族长辈坐镇守护,如今守护在外面的便是“玄”字辈修士周玄鹤,也是周阳的十四族叔。

此时见到周阳成功破境从内走出,又听他说出里面的情况,身穿一件青色打底,上绣白鹤祥云道袍的周玄鹤,顿时满脸欣慰的连连点头笑道:“不错不错,阳儿你不愧是咱们周家元字辈最有出息的人,小小年纪便有这种大局观,老族长和大哥若是知道此事,定然会很是欣慰!”

他口中的老族长,便是周家当今唯一的筑基期修士周明翰,也是“明”字辈硕果仅存的一员,而大哥,则是指周阳父亲周玄灏,也是周家八位练气期九层长老中的六长老,“玄”字辈的老大。

周家修士,只要是同辈分的,互相都以兄弟相称,不同辈分的,则是以叔伯子侄互称。

此时面对周玄鹤这位十四叔的夸赞,周阳很是谦虚的表示这是自己作为一名周氏族人应该做的事情,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和修为而骄傲。

这份表现看在周玄鹤眼中,心中对于这位后辈又高看了许多。

如此年纪便有练气六层修为已经很难得,更难得的是还能不骄不躁,顾全大局,也许周家下一代的希望,真要落到此子身上了。

想及此处,他又记起了一事,连忙说道:“既然你已经成功破境,那快去山顶洞府中拜见老族长吧,他老人家早前便有指示,若你能成功破境便着你去见他。”

“竟有此事?那小侄就不打扰十四叔了,多谢十四叔为小侄护法。”

周阳神色一动,当即向周玄鹤道了声谢,快步赶往了位于玉泉峰顶的老族长洞府。

数百米高的玉泉峰,高度越往上灵气越浓郁,一般练气期的周氏族人在山腰上修行就够用了,那里也建立有舒适的宫殿楼阁供人居住生活,衣食住行也有专门的世俗族人照料。

只有筑基期的修士,才会入住玉泉峰山顶的修士洞府,利用那里浓郁的灵气修行。

整座玉泉峰都被一个三阶中品阵法“万木擎天阵”所覆盖,由于此阵能够汲取阵法内部的草木灵气提升威能,故而玉泉峰从山脚到山顶,除了那些开辟出来的灵田与灵药园外,尽皆是种满了各种高大树木,其中不乏一些树龄数百年上千年的千年老木。

这些参天大树的树冠连成一片,遮挡住了太阳光,使得山间温度比之山外低出了好几度,又有阵阵清凉的山风穿林而过,人行其间,说不出的凉爽。

一袭白衣飘飘的周阳运起轻身法术从山腰一路往上,沿着树林间开辟出来的石阶道路飞速攀登,很快就来到了山顶。

玉泉峰山顶经过人工修整后已经变得很平坦,面积只有数十亩大小的山顶,因为其上面浓郁的灵气,除了三块地方修建了三座修士洞府外,其余地方都开辟成为灵药田,种上了各种品阶的灵药。

周阳走到这里,一股子各种灵药香气混合而成的药香味便扑鼻而来,嗅上一口就让人精神一振,浑身法力运转都加快了不少。

可以想见,若是能在此地常年修行的话,修行速度肯定会比在山腰处要提升许多。

但是这根本不可能。

灵药园乃是周家重地,里面许多灵药都是周家培育了一两百年的珍惜品种,损失了任何一株都足以让老族长周明翰心疼上几十年。

因而除了族内两位二阶灵植夫外,即使是周阳这样倍受宠爱的家族天才弟子,不得族长相召也严禁踏入山顶半步。

而且山顶也不是谁想涉足就能涉足的,这里乃是“万木擎天阵”的阵眼核心区域,有着强大的阵法力量守护,不得里面的守护者操控阵法放行,便是筑基期修士来了也只有破阵硬闯一条路可走。

“后辈子弟周阳,奉命前来拜见老族长,还请长辈放行。”

他站在山顶阵法外面,神色恭敬的朝着前方被阵法白雾所覆盖的区域一拱手,行了一礼道。

“原来是小九,族长早已有过交代,你先进来吧。”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白雾中传出,然后周阳前方茫茫白雾便一阵翻涌,现出了一条可供一人行走的安全通道。

周阳见此,连忙拱手致谢道:“侄孙谢过七爷爷。”

然后顺着小道一路深入,最终走到了一个盘坐在一棵数十米高大树下的白发苍苍老人身边。

这树下盘坐着的白发苍苍老人名为周筠,练气九层修为,添为周家四长老,在“光”字辈中排行第七,同时也是周家唯二的两个二阶灵植夫之一。

周家“光”字辈修士,最小的年纪都已经超过八十岁,这位四长老周筠更是已经年近百岁,非常接近练气期修士一百二十岁的寿命极限了。

虽然修士斗法能力并不会因为年纪增长而降低多少,但是一般来说,各大修仙家族中那些年纪接近百岁的老年练气期修士,都会退隐到家族祖地中安度晚年,不是遇上灭族大事,没有人会惊扰他们这些为家族效力了大半辈子的功臣。

尤其是,周筠还是一位二阶灵植夫,让他在这山顶隐居,正好照顾这数十亩药园中的灵药。

此时见到周阳走来,老人顿时大袖一挥,身前便凭空多出了一张茶桌,一套茶具,一个蒲团,不由分说的一指那个空蒲团说道:“族长正在收功,小九你先在这里陪老头子喝杯茶,唠叨唠叨。”

寻常家族后辈难得能来山顶一趟,比自己辈分还高的族长又经常闭关修行,老人平时一个人待在山上连个说话的都没有,也是闷得发慌。

如今见到周阳这个家族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后辈前来,当然很是高兴。

一般年轻人未必理解老人的心理,但是两世为人的周阳倒是颇为理解,也愿意在不妨碍正事的情况下和这些老人多聊一聊,听听他们说起修仙界的各种奇闻趣事。

“七爷爷自制的药茶平日里想喝一杯可不容易,今天侄孙可要喝个饱才行。”

他微笑着走到蒲团上面坐下,主动拿起茶具煮起了茶来。

修仙者煮茶当然和凡人不一样,煮茶用的火焰是法力所化,只需片刻就能让茶水沸腾,还不会有任何烟火味。

一壶茶煮好,周阳为两人倒好茶水,便迫不及待的端起自己那杯香气四溢的热茶一饮而尽。

凡人如此喝茶,滚烫的热茶怕是连喉咙都要烫坏,但是对于身体经过法力淬炼的修仙者来说,这点温度就和普通人喝温水一样,根本不算什么。

老人见到他这般狼吞虎咽的样子喝茶,不但没有一丝不满,反而很是开心的看着他笑问道:“怎么样?老夫这新制的药茶可还让你满意?”

问完他不待周阳回答,自己也轻轻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然后一脸享受的样子闭上双眼,语气得意的说道:“这可是老夫用二阶灵药【仙云草】的枯叶,加上二十年份【白玉参】参须,一阶灵药【香叶菊】等五种灵药配置而成的新茶,总共也只配置了三两,就连这煮茶的茶水,也是早上刚从药园里那些灵药上面采集的灵露。”

“确实是好茶,七爷爷这药茶不论是味道,还是效用,都比侄孙以前喝过的那些灵茶也不差了,若能大量生产的话,又能为我周家多出一条收入进项啊!”

周阳放下茶杯,默默感受着体内法力的变化,又嗅了嗅唇间残留的药香气,脸上满是赞叹之色。

老人听到他的赞赏,脸上先是一喜,然后又满脸郁闷和无奈的摇头道:“老夫也有这个想法,奈何【仙云草】乃是炼制二阶灵丹【仙云丹】的主药,总不能为了制茶,就将这种灵药如此浪费掉吧?若只用自然枯萎的枯叶,数量连老夫自己喝都够呛!”

“这个……”

周阳尴尬的一低脑袋,果断没去接老人的话。

家里二阶炼丹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老子周玄灏,【仙云草】一旦成熟,都要供他老子炼丹所用,他要是敢说把灵草用来制茶,他老子非得一巴掌拍死他不可。

“嘿嘿,你个小滑头倒是奸猾,放心吧,老夫又岂是那种不顾大局之人?刚才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

老人脸上嘿然一笑,哪还不知道周阳在想什么,先是出言安抚了他几句,然后又捡些年轻时候经历过的趣事和他说着,帮他化解刚才的尴尬。

两人这般聊着,聊了大约一刻钟时间后,山顶老族长修行的洞府大门忽然自动打开,从中传来了老族长那苍老雄浑的声音:“是小九到了吗?先进来吧。”

听到这声音,正在交谈的两人齐齐一停声,然后周阳马上就站起身来对着周筠一拱手道:“七爷爷,侄孙先去拜见老族长了。”

“去吧去吧,别让老族长久等。”

拜别周筠,周阳直接顺着那洞开的洞府大门走进了其中,很快便在洞府深处的修炼室中见到了周氏家族当代族长,筑基期修士周明翰。

周明翰今年已经一百五十余岁,可是面相看起来却比外面的周筠还要年轻不少,头上发丝也未全白,面色红润如婴儿。

这很正常,筑基期修士寿命长达两百余岁,如无意外,周明翰至少还有四五十年的寿命,而他修为又高,自然看起来要比周筠年轻。

周阳见到周明翰时,这位周氏一族的族长正盘坐在寒玉床上打坐,他也不敢多看,进来后便深鞠一躬行大礼参拜道:“孙儿拜见曾祖父。”

周明翰作为周家现存的唯一一个“明”字辈修士,又是筑基期修为,自然就成了所有“元”字辈修士的从曾祖父。

“玄鹤已经将你在【玉阳洞】中的表现传信告知老夫了,此事小九你办得很不错,便是老夫当初在你这个年纪,在大局观上与你相比也是远远不如!”

寒玉床上的周明翰,双眼微微一睁,看向周阳的目光中,毫不掩饰的露出了欣赏之色,上来就是一通猛夸,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周阳闻言,心中说不高兴那是假的,能够得到老族长周明翰这样夸赞的“元”字辈后辈,他可是第一个,这话要是传出去,他在周家族内那些长老长辈眼中的地位,定然又会上升一个台阶。

不过他高兴归高兴,却没有因此便得意忘形,连忙恭声答道:“曾祖父言重了,孙儿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事,可当不得曾祖父如此夸赞。”

“好一个该做之事!若是我周家每个子弟都有小九你这样明事理,周家何愁不兴?”

周明翰脸上止不住的露出了开怀笑容,显然是对周阳的回答,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他笑着伸手一抬,一股无形之力便将周阳躬着的身子拖了起来。

“来,站直一些,让老夫好好看看我周家的麒麟儿!”

这位老族长一高兴,连“麒麟儿”三字都喊了出来,足见其对周阳这个后辈的喜爱看重。

周明翰对于周阳的期望很大。

玉泉周氏,从家族建立者周玉泉开始,一直都有筑基期修士坐镇,是以才能在短短两百多年时间里发展到如今这个规模。

但是发展到如今,玉泉周氏却像是运气耗尽一样,自周明翰后,上百年来一直没有新的筑基期修士诞生。

这就危险了。

一个修仙家族,最怕的就是高阶修士突然断代。

一旦失去了筑基期修士庇护,周氏家族别说是继续发展扩大家族规模了,就是玉泉湖绿洲和玉泉峰这个祖地,都未必能够守得住。

所以,在周明翰的暗中授意下,近年来周家的发展,其实早就暗中停了下来,怕的就是再扩张下去会引起他人窥觑,导致他陨落后给周家带来灭族之祸。

不过这毕竟不是治本之策,最好的办法,还是周家在他陨落之前,诞生新的筑基期修士坐镇家族。

只要有筑基期修士坐镇,凭借玉泉峰上的三阶阵法【万木擎天阵】与数十个练气期族人帮助,便是有多个筑基期修士来袭,也伤不到周家的根基。

本来周明翰将希望放在了“玄”字辈的晚辈身上,甚至已经打定主意,若是在他陨落前,周家还没有人晋升筑基期的话,他宁愿将玉泉湖绿洲和周家的大部分产出献给黄沙门换取黄沙门庇护,也不能让周家因为占据大量利益遭人眼红被灭族。

但是现在,周明翰发现,也许自己应该改变一下主意了。

以周阳这个“元”字辈晚辈现在表现出来的潜力,只要再给其二三十年时间,其筑基的希望,恐怕比那些“玄”字辈的人还要大上许多。

他仔细看着面前站着的少年,少年那俊朗飘逸的相貌气质不是他关注重点,他看重的是少年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那种不卑不亢姿态,那种明知道自己在审视他,仍然能够沉稳面对的沉稳心态。

看完之后,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此子可堪大用!

当然作为长辈,他心中即使再满意再高兴,面上也不会表现得太过,不能助长年轻人的傲气嘛。

因此他心中尽管高兴无比,面上却反而恢复了淡然之色,一脸淡然的看着周阳问道:“你可知道,老夫让你来此的用意?”

“孙儿不知。”周阳老老实实回答道。

“原本按照族中规矩,族中年轻修士二十岁后,都必须下山历练为家族效力一段时间才能再回山静修。”

“不过你情况特殊,你虽然只有十七岁,却已经是练气六层修为了,族中这一百年来,还没有哪个人二十岁下山之时有你这份修为。”

“恰好你刚借助地脉灵气突破,今后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来打熬法力,这样要是让你待在山上,岂不是一种人力上面的浪费?”

“所以老夫决定特事特办,让你提前下山为家族效力,这也是对你的历练,对你今后修行有大好处。”

周明翰看着一脸洗耳恭听样子的周阳,嘴角微微一翘,沉声说出了自己的安排。

果然不出他所料,周阳听完他的话后,面色就是一变,显然是完全没有想到叫他来这里会是这种事情。

不过让他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郁闷的是,周阳面色在微微变了一下后,马上就恢复了平静,然后恭敬的躬身行礼道:“孙儿明白了,愿意服从家族的安排。”

见此,他语气怪异的问道:“你就不想知道老夫打算将你安排到何处?”

“孙儿相信曾祖父不管怎么安排,最终都是为孙儿好。”

周阳心中一笑,直接甩出了这句让周明翰半晌无语的话。

好半晌后,他才气呼呼的笑骂道:“果然是个小滑头,玄灏那孩子俩夫妇都是正直的人,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小滑头!”

说完不等周阳叫屈,他便主动说出了对周阳的安排。

“你的灵根属性偏向于金、火两种属性,修行的也是《金阳烈火诀》这种阳刚霸道功法,除了战斗经验有些欠缺外,斗法能力其实并不弱于任何同级修士。”

“正好家族驻守在青萍山那里的修士已经到了驻守期限,你就过去接替他驻守五年吧,五年后老夫会让其他人过去接替你的。”

“另外,老夫希望你在这段时间里,能够抽空学一学修仙百艺中的炼器术,家族现在炼器这一块上面没什么好苗子能接老夫的班,你要是能够在这方面有所建树,对于整个家族而言都是一件大好事。”

周明翰说完自己的安排,又把手一挥,挥手将一个灰色储物袋和一面银色小盾扔到了周阳手中。

“储物袋中是一些低阶炼器材料,里面还有老夫关于炼器术的一些经验之谈,以及家族收藏的《炼器真解》副本一套,这些东西你要好好保管,切不可将其外传出去。”

“至于这件【银罡盾】法器,乃是老夫炼制的诸多二阶法器中的精品,就当是老夫对你提前下山的补偿吧。”

“好了,你要是没有其他事的话,就可以退下了,青萍山之行,最好在一月内完成。”

周明翰的这一通话语和操作,周阳听得是一愣一愣的,到了最后,几乎是本能的抓紧手中之物应道:“那孙儿先行告退。”

直到走出洞府,听到洞府大门关闭的声音,他才浑身一震,回过神来明白发生了何事。

他回想起刚才洞府中周明翰交代的事情,眼中满是迷惑之色的喃喃自语道:“刚才我是怎么了?怎么会失了魂一样连点反应都没有?这不像我的性格啊!”

语声未落,他心中忽然一跳,不禁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是老族长对我施了什么法术不成?”

下一刹那,他马上制止了自己这个危险的想法。

就算老族长对他施展了什么法术,也肯定只是和他开个玩笑,没必要因此想太多,胡思乱想只会害了自己。

想及此处,他看了看手中的储物袋与法器,小心将其收好,然后和那边在树下独自品茶的七爷爷周筠又问了个好,请其帮忙打开阵法送自己下山。

最后走出阵法前,周阳又回头看了一眼山顶,只见七爷爷周筠正站在树下笑着目送他离开。

“这小子,似乎发现了什么,看来以后不能再用这种小把戏捉弄他了,以免造成不好的误会。”

山顶洞府中,周明翰通过神识看见周阳离开后的表情变化,有些尴尬的揪了揪胡子,脸上闪过一抹后悔之色。

刚才他确实是在说话之时,悄悄施展了一门早年间得到过的摄魂法术影响周阳心神。

倒不是他怕周阳对他的安排产生什么抵触才会这样做,纯粹是有些见不得周阳那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想要捉弄一下他。

就好像凡人中那些大人为了捉弄小孩子,故意给他喝上一点烧酒,然后看着故作成熟的小孩子辣得鼻涕眼泪横流哈哈大笑。

这种捉弄,当时固然会让长辈大人们有种捉弄成功的得意,但是当他们发现自己的捉弄会让后辈们从心理上反感自己后,又会后悔不已。

周明翰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好在周阳心理上是真的成熟,而不是故作成熟,并未因为这个小小的玩笑,真的对这位一心为家族的老人产生埋怨之意。

他走下山顶后,很快就回到了自己位于山腰的阁楼中,闭门整理起了今日的收获。

首先是老族长交给他的那个储物袋,这种使用妖兽【灵虚鼠】鼠皮制作的储物法器,修仙者几乎是人手一件,哪怕是最穷的散修,也会想尽办法为自己置办一个。

当然,同样是储物袋,也分大小等级的,一般练气期散修所用的那种储物袋,里面空间大多只有三尺见方,勉强够装下几套换洗衣物和少量杂物。

而玉泉周氏这种修仙家族,每个族人只要修为达到练气期,都可以免费从家族中领取一个五尺见方的储物袋,周阳因为有个好爹的原因,手中日常使用的储物袋更是一丈见方那种。

不过现在,他的储物袋又升级了。

老族长给的看起来灰不溜秋的储物袋,里面空间竟然有三丈见方,并且里面除了一尊炼器用的器鼎和几本炼器典籍外,还装满了诸如玄铁、赤铜、百年铁木等低阶炼器材料。

周阳粗略一算,若只是炼制刀剑这类用料较少的法器,这些材料起码够他炼器数百次了。

“一般族人学习炼器术,家族虽然也会免费提供材料练手,但是顶天了也就给个上百次机会,老族长给我这么多材料,就是再笨的人,也能成功个两三次了吧!”

周阳看着储物袋内那满满的材料,心中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他知道,老族长向来公私分明,哪怕是他天资过人,也不会专门为他在这方面破例。

那么他现在可以用这么多材料练手的原因只有一个,老族长动用自己的私人积蓄从家族库房中兑换了这些材料。

“看来老族长是真的想我继承他的炼器术,他作为家族中唯一的三阶炼器师,想必是看出了什么,或许我真的在炼器方面也拥有不错天赋。”

周阳想起自家修行的功法《金阳烈火诀》,忽然若有所悟,脸上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

然后他小心将储物袋收好,把目光看向了老族长给的另一样东西,二阶法器【银罡盾】。

二阶法器【银罡盾】,以二阶灵物【龙鳞树】脱落的树鳞为主材,混合二阶灵物【银罡石】炼制而成。

修仙有九大境界,修仙者所用的法器、丹药、阵法、符箓,也因此从一阶到九阶分成九个等级,二阶法器,对应的正是练气期修士。

同样是二阶法器,也有上中下三品之分,【银罡盾】乃是周明翰这位三阶炼器师精心炼制的二阶法器,其品级自然是最高的上品。

这件法器未炼化前,看起来只有巴掌大小,实际上只要周阳将它炼化,战斗之时一经放出,便能化作门板大小的巨盾护住自己全身,还能随心意调整方位。

而且因为炼制之时融入了【银罡石】的原因,这件法器不但能够轻易挡住同阶的飞剑、飞刀类法器攻击,对于修仙者或者妖兽的法术攻击也有奇效,能够极大的抵消三阶以下法术造成的伤害。

“二阶【龙鳞树】我周家就有一棵,每十年便可收获几块成熟的树鳞,算是自产,可是【银罡石】这种破法灵物可不常见,哪怕仅仅拳头大的一小块,价格也至少在五百下品灵石以上,老族长这份礼物还真不轻!”

房间内,周阳看着手上这巴掌大小的银色小盾,忽然觉得这件法器变重了许多。

作为一个修仙家族,每个周家族人只要修为达到练气期,便能定期每年从家族领取到灵石的供奉,直到他们年岁超过六十为止。

按照现在的族规,练气一层的周家族人,一年能够领取10块下品灵石,练气二层便是20块下品灵石,以此类推下去,一直到练气九层才会有变化。

因为没有意外的话,练气九层修为便是寻常练气期修士的极限,周家现在的家规是,家族修士只要晋升练气九层,都会被升为家族长老,每个长老每年可领取150块下品灵石的供奉,这份供奉不受年龄限制,只要长老不坐化陨落,都能足额领取。

周阳此前在练气五层停留了两年时间,他的供奉每年只有50块下品灵石,以此来计算,即使他所有灵石都存起来不用,也要十年的供奉才能换来一块拳头大【银罡石】。

而实际上,因为他七岁才踏入练气期的原因,十年下来,不算父母当做礼物奖励给他的那些宝物,他全部身家加起来也才三百多下品灵石而已。

由此可见,老族长周明翰将【银罡盾】当做他提前下山的奖励,是一份多么厚重的大礼!

“老族长如此看重我,我必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不管是学习炼器术,还是驻守青萍山的事情,我都要办得漂漂亮亮才行!”

周阳心中一暖,不由握紧了手中的法器,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做事来回报长辈的信任。

接下来几天,周阳紧闭门户,一门心思躲在房间内祭炼刚得到的【银罡盾】法器,直到将法器祭炼得运使如意后,方才走出房门为下山之事做准备。

他先去了周家另一重地藏经洞,从里面学习了《金阳烈火诀》练气六层的功法,然后又从藏经洞内收藏的众多法术当中,选取了五门利于斗法的法术修行。

这五门法术,分别是二阶攻击法术“金刀术”、“火蛇术”,二阶防御法术“金光护身术”,以及二阶辅助法术“天眼术”、“土遁术”。

周家藏经洞内的练气期功法和法术都不禁族人翻阅,但都不能带出藏经洞,也严禁私自传授给外人。

周阳以前遵从父母长辈的教导,除了学习一些简单的一阶辅助法术外,并未分散精力去学习那些利于斗法的战斗法术,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提升修为上面。

但是现在,既然要下山驻守一方,难保不会遇上斗法战斗,到时候不会战斗法术的话,仅靠他手中几件法器,手段就太单一了,很容易被人克制针对。

法术易学难精,只是初步学会使用,倒是用不了多长时间,以周阳练气六层的修为,差不多只用了半个月时间,就将五门法术全部学会了。

这时候,距离老族长给他的一月之期时间也不远了,他便写了封信说明情况,托族中长辈带给远在数千里外一处修仙者坊市坐镇的父母,然后辞别山上相熟的长辈和同辈修士,孤身一人下山了。

下了山,周阳从山下族人那里牵过一匹沙漠行走必备的骆驼,直接一头扎进了无边沙海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