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信
字号:
上一章
下一章

小说看累了,来玩变态手游吧,送满vip,上线既是大佬[点击访问]

林淼似梦似醒地走在曾经无比熟悉的马路上,路两旁连片的黑瓦平房,墙壁破旧而灰黄,寒酸中透着浓浓的九十年代的气息。抬头望天,头上是碧空如洗的蓝天,轻工时代的空气,新鲜得让他有种醉氧的错觉,连脚步都在发飘。

他的一只手被一个意气风发的中年男人紧紧牵着。

小手幼嫩而白皙,比刚从泥潭里挖出洗净的莲藕还要水灵,大手温暖而有力,只是握着它,就能感到这只手的主人,正处在怎样一个辉煌的人生阶段中。

林淼迈着脚步,扭头盯着那男人看了许久,鼻子突然间有点发酸,忍不住张开嘴,发出的声音,却是脆生生的童声:“爸……”

“嗯?”林国荣转头看着儿子,眼里满是溺爱。

林淼欲言又止。

林国荣停下脚步,蹲下来看着林淼,问道:“不想去了?”

“不是……”林淼摇了摇头。

当今生前世的两段记忆,犹若两条小溪一般自然而然、无波无澜地融合在一起,林淼完全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一梦三十多年醒来,还是人生又重启了一遍。

这一刻,在他的记忆中,既有寒窗苦读十几年直至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学生生涯,也有忙前忙后任劳任怨的八年机关秘书工作体验,更忘不了的,还有父亲一病不起,几乎把一个家生生拖垮的艰难岁月。

但与此同时,林淼又清晰地记得,就在今天之前的昨天,1994年,9月4日,他哭着吵着满地打滚,要父亲安排他跟隔壁家的小朋友一起去上小学。

对于一般人家来说,提前一年上小学,算是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一来跑手续比较麻烦,二来至少也得有个送礼走后门的门路。

可对于这一年的林国荣而言,这只是小事一桩。

林国荣唯一担心的,就是林淼实在太小——这个小,指的是身高。哪怕是和小学一年级的孩子相比,林淼的身高也足足短了一大截,充其量也就只有幼儿园中班的分量。

把这么丁点大的儿子放在小学校园里,对于刚当上爸还不满7年的林国荣来说,肯定是一万个不放心的。而然他终究是把林淼这个独生子宠得没边了,每月一千块钱的工资,能掏出100块来给儿子买玩具,这种事搁在1994年这个物资贫乏的时代——要不是林淼的母亲江萍也是个没心没肺的存在,换做一般人家,夫妻俩估计早就打得死去活来了。

尼玛还要不要过日子了啊?

“去了学校,要听老师的话知道吗?”林国荣站起来,牵起林淼的小手,又小心地把儿子拎到人行道内侧,继续往前走。

对于儿子,林国荣真的没太多办法。林淼在地上一打滚,他就什么都答应了。

不过儿子想要提前上学,总归也不是坏事,总比花60块钱买个变形金刚要来得有意义。

“真不愧是我儿子,这么小就知道要读书了。”林国荣这会儿心里还挺美,觉得这是自己今年升任西城街道城管科科长之后,好运延续下来的又一桩好事,看来家族气运就要旺起来了啊。

林淼见林国荣笑容如此灿烂,多多少少能猜出一点父亲心里的小得瑟。

只可惜啊……

父亲的人生巅峰来得太早,正股级就是顶峰了。再过几年,父亲就会被单位开除,然后精神上出点问题,再然后,他们家就陷入长达十几年的穷困交加。

而十几年后,等到林淼研究生毕业,千辛万苦考进机关,有了个事业编制,本以为生活就要迎来转机,结果林国荣却中风瘫痪,连屎尿都需要别人伺候。那些年林国荣住在康复医院里,每个月光是护理费就要6000块钱以上,再加上床位费,一个月支出最低也要一万元以上。

“奶奶的,真是苦命啊……”熬了十几年,林淼对父亲的扑街遭遇早就没什么情绪可言。

所以当他不自觉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甚至都没带上太多的感情色彩,平淡得就像在表达“我吃饱了”或者“我要睡觉了”一样。

林国荣脚步一停,听到年幼的儿子话里带着三字经,不但没有生气,反倒觉得可爱。

“谁教你说的啊?”林国荣问林淼道。

“啊?”林淼有点没反应过来,露出一脸呆呆的样子。

“奶奶的,谁教你说的?”林国荣又问。

“哦……隔壁那个谁……”林淼高超的甩锅能力,依然维持在上辈子的水准。

于是林国荣张口就骂:“操特么的,一群臭盲流,教坏老子的儿子……”

林淼满脸无语。

话说父亲年轻的时候,还真是浑身的臭毛病。随地小便、不爱洗澡这些糟糕的卫生习惯也就罢了,关键是还特别自命不凡、盛气凌人,总觉得自己水平高、有身份,别人都是垃圾。特别是自打他当上这个城管科科长之后,更是傲气渐涨,感觉自己好歹是个“官”了,见到单位的领导也不知道收敛气焰。所以后来被人整,八成原因其实还是出在他自己身上。

用林淼他小叔林国华某次喝高之后的话来说,那就是活该。

“难办啊,老爸不会做人,老妈又只懂吃喝玩乐,再过几年,家里的好日子就到头咯……话说那是小学三年级还是四年级的事?”林淼默默细数着时间,下一秒,心头却猛然一跳。

我草!好日子都要到头了,我却还在上小学?

这是噩梦难度的重生游戏吗?

不行,我必须要做点什么才对!

现在!马上!立刻!

“爸!”林淼高喊一声。

林国荣早就习惯了儿子那超乎一般小孩的精力,也习惯了儿子从小到大喋喋不休的状态,他很平静地低头看了林淼一眼,示意有屁快放。

林淼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一脸严肃地说:“爸,有件事说来你可能不信,但是你儿子我,真的是个天才。”

林国荣沉默两秒,更严肃地点了点头:“我信,因为你是我儿子。”

林淼呆若木鸡。

我亲爱的爹,话说你早年间刚升职这会儿,内心到底是有多膨胀……

这么不按套路来,这么自恋的思维方式,您老其实也是从二十多年后重生回来的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