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任性的主播
字号:
上一章
下一章

小说看累了,来玩变态手游吧,送满vip,上线既是大佬[点击访问]

-主播你其实是个人妖吧,我才不相信一个妹子玩游戏这么凶猛!

“嗯?我是人妖?哈哈……你咋不说我是妖人呢。再说了,我有说我是妹子了嘛?”

-咦。这个意思是在变相承认主播是个男的?用了变声器?

-技术流的主播,不管是男是女我都看。

“哈哈哈,意思就是说在夸我技术好咯,谢谢你啊。”

-主播为什么不开摄像头啊!想看美女直播。

“为什么不开摄像头?不好意思啊这位大兄弟,我不开摄像头,想看美女可以换个频道了。”

-是不是因为主播长得丑?

-看打游戏要看脸干嘛。

-我就喜欢这种不靠脸吃饭的主播。

“是不是因为我长得丑?呵呵。对啊,丑,丑的辣眼睛,丑到晚上看了会做噩梦,所以才不敢开摄像头,怕吓到你们。”

“对,我也喜欢我自己。明明可以靠脸偏要靠才华吃饭就是这么优秀!”

电脑面前,一个短发生物,一手点击着鼠标,一手在键盘上忙碌着,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上不停滚动的弹幕,看到哪个就回应哪个。

短发生物乍一看上去,分不清男女。

身穿白色的宽松短袖,下身也是肥大的运动裤,看不出身材。

体型娇小,这么猛的一看,可能就是个姑娘。

然而,说是姑娘吧,偏偏这货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还抖来抖去,没个正行,一点姑娘样子都没有。

再看五官。

真的没她说的那么丑,不仅不丑,还挺清秀,配上一头利索的短发,呵,活脱脱的一个雌雄莫变的美少年呀,嗯……或者说美少女。

顾洋洋,20岁,大二。

性别,女!

她在干什么。

直播。

没错,她在做一种最近这几年分外流行的行业,直播。

不过,她这个播主有点任性。

“好了,游戏开始了。”顾洋洋放下翘着的腿,坐好,漫不经心的小脸终于有了几分认真的样子。

顾洋洋玩的是一款最近很火的荒野生存类游戏,《枪决》。

单人排位赛,简称单排的情况下,120个人在一块大地图里,任意选择地点降落。地图里各个房间或者架子上,随意散落着装备,需要你自己去找,然后凭借已有的装备,杀掉敌人,生存下来。

谁活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这是一场,一对一百一十九的游戏,你看到的任何一个人,都是敌人。

熟悉顾洋洋的人都知道,顾洋洋喜欢单排。

即使直播间里,无数土豪刷爆了礼品,承诺重金感谢,顾洋洋也不会因为此而对那些土豪有什么优待。

不过,人家来看你直播,也是看得起你,顾洋洋也心怀感激,偶尔兴起也会跟看直播的粉丝们一起组队玩一玩。

人选随机,想上她的车?全看运气。

“嗯,我们先选个降落地。”

顾洋洋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跟看她直播的人们说话,反正她聚精会神的盯着游戏界面,也不看直播间的弹幕。

“这次跳哪里?”顾洋洋放大了地图,随意看了看,嘴里习惯性的嘟哝道。

–12区,12区

–是男人就跳北区

–保险一点儿,挑个野房子跳吧

–让跳北区的兄弟,播主大概是个妹纸

……

顾洋洋一句话,网友的弹幕纷纷刷了起来,给顾洋洋出着主意,有好心好意的,也有想看乐子的。

不过,不管他们出于什么心理,顾洋洋都不会理就是了。

所以说她这个播主任性啊,直播的时候全看心情,别的主播把粉丝当宝一样哄着供着,偏偏这丫的放飞自我,从来不知道捧着粉丝是什么。

顾洋洋放大了地图,看了会儿,最终点了个地图上的小白点。

“跳这儿吧,客运中心。”

–哟哟哟,主播有胆量

–客运中心?希望主播不会一落地就被杀了。

客运中心,是《枪决》地图的正中心,装备丰富,往往聚集了许多老玩家和高手,以及,不怕死的菜鸟。

顾洋洋嘛,她自认为是个高手。

否则她就能有胆量直播了嘛。

虽然她也不清楚,为什么有人喜欢看她直播玩游戏,不过,重要的是直播这个行业,能赚钱,边玩游戏边赚钱,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她缺钱,所以,当鲨鱼TV的某个管理人员找上她的时候,说要签她,做游戏主播,她只需要每星期抽出五天晚上,每次直播三个小时,玩玩游戏直个播,就能获得每个月一千元的基本收入,此外,主播自己从粉丝那儿获得的打赏,跟网站四六分。

顾洋洋没有多想,同意了。

她看中的只是那一千元而已,至于他说的什么粉丝打赏?

额……这个东西,她原本压根不抱希望。

一个星期十五小时,玩游戏,赚一千,老实说按时薪来算,她做别的兼职或许赚的比这个要多。

但是,她得照看顾水水,晚上丢一个小学生在家里,她不放心。

而且,玩游戏神马的,她感兴趣呀!有兴趣的事情,又能赚钱,为什么不做?

自从大哥出事以后,房子卖了还债,还要支付大哥昂贵的医疗费用,顾洋洋不得已带着小侄子顾水水搬到了这块儿类似贫民窟的地方,地儿偏,治安不好,一到晚上各种流氓混混都在这儿一片活动,顾洋洋很嫌弃,但是,没办法,只有这儿,便宜,她住的起。

这居住的地方环境恶劣了,大半夜的,她出去兼职就不安全,就算她自个儿都没把自个儿当个女人,从外形上来看,她也跟个小男人差不多,但是难保不会有一些有特殊爱好的怪大叔们。

顾洋洋遇到过这样的怪大叔,把她当成男的,从背后窜出来,突然拍了拍她的小屁屁,声音嬴荡,“哟,这小臀儿翘的,小伙子,0号吧。”

顾洋洋当时就懵逼了,有点愤怒,有点惊吓,她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乌漆嘛黑的深夜里,小巷口里除了她跟后面的猥琐大叔,连只鬼都没有,她就算再彪悍,那也是会怕怕的嘛。

而且,卧槽你的大爷,居然敢拍老子屁股。顾洋洋心里的小兽怒吼着,然而表面却不敢表现出来,识时务者为俊杰,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贸然动手是不好滴。

就她那学了不到一个月的三脚猫功夫,还真不能给她底气。

于是,顾洋洋迅速的撤离背后的男人几步,转过头来,一看,卧槽,果然没动手是正确的,身后这猥琐大叔……不,可能没到大叔的地步,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身高目测一米九,身材魁梧健壮,那胳膊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凸起,吓死个人,她能打得过才怪!

于是脑袋飞快的转动着,眼珠子一转,有了。

顾洋洋掐着嗓子,要多嗲有多嗲,要多作有多作,甜腻腻的说道,“这位大哥~人家是个妹子啦~”

他开口就说她是0号,看来是个同性恋,那么应该很恶心她这样的女人吧。顾洋洋如是想道。

哪知,“哟,是个妹子呀,啧啧,虽然不如男的干起来带劲儿,但也将就了。怎么着,妹妹,跟哥哥玩一玩?”大汉嘴里说着询问的话儿,但那表情可是一点儿不带商量的意思,明摆着你想玩也得玩,不想玩也得玩!玩什么?那还用问么,顾洋洋又不是纯情小姑娘,自然晓得,无非就是玩玩床上游戏呗。

顾洋洋被这大汉的表情恶心到了,失策,没想到他丫的居然男女通吃!

顾洋洋心知这人没法沟通了,打定主意,撒腿就跑。

讲真,顾洋洋跑的真不慢,但是,她刚刚兼职回来,累啊!那腿压根就没劲儿跑!

顾洋洋兼职在饭店里做服务员,不是正规的餐厅,就学校门口不远处的小餐馆,老板只能请的起两三个服务员,逮到一个兼职的,那都卯足了劲儿使唤,端菜抹桌子洗碗点单收账,啥都让她干,顾洋洋从下午五点半到晚上九点半,就没闲着,你说她累不累?!

所以啊,顾洋洋跑几步就没劲儿了,可能没到生死攸关的时刻,也可能是顾洋洋还不够害怕,潜力并没有被激发出来,顾洋洋越跑越慢,大汉却紧追不舍,没一会儿,顾洋洋就被大汉拽着上衣的帽子,逮住了。

“大哥!大爷!大佬!您饶了我吧,我刚做完活儿,浑身臭汗,我身材也不好,您肯定不会喜欢的!”顾洋洋仍不死心的嚷嚷着,尽管知道没什么卵用,心里不由得生了几分惶恐,她不要跟这个长得像猩猩一样的大汉滚床单啊!!!她不要被强啊!!!

“嘿嘿……让你跑,还不是被我逮着了,何苦呢?没事儿,我也不嫌弃你,哥哥会让你快乐的~”大汉得意的揪着顾洋洋的后颈,因为刚刚的追逐,穿着粗气,贴在顾洋洋后脑勺说着话,热气夹杂着大汉嘴里难闻的酒气喷出来,顾洋洋心里更恶心了。

社会败类!喝醉酒了出来装疯卖傻!顾洋洋心知多说无益,也不跟大汉说理了,直接开口骂到,“滚你丫的!快乐你大爷!你快放开我!你个垃圾!老子就算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顾洋洋剧烈的挣扎着,但是她再怎么挣扎,也就一米七的个儿,九十多斤的体重,在大汉面前一站简直就是牙签跟筷子的区别,不是一个粗细啊!

挣扎没有什么效果,但是顾洋洋不是轻易放弃的人,没准儿,没准儿她多拖延一会儿,就会有人路过救了她呢,顾洋洋心存侥幸。

尽管她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好心人会大半夜会在这种阴暗偏僻的地方出现。

顾洋洋一边挣扎,一边大声的喊救命。

喊到大汉已经不耐烦的开始伸腿踢她,伸手企图捂住她的嘴,顾洋洋只觉眼前一到白影闪过,一声闷响,鞋踢到人肉上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惊呼,顾洋洋身上被拉扯的力量一瞬间消失不见,浑身都轻松了。
上一章
下一章